地藏菩萨圣诞法会公告

《大悲咒》讲记(十六)

时间:2015-03-16 12:59来源:净戒法师 作者:净戒法师 点击:
《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》讲记第16讲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! 顶礼文殊师利菩萨! 顶礼西天东土历代祖师! 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, 我今见闻得
  《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广大圆满无碍大悲心陀罗尼经》讲记——第16讲
 
 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!
 
  顶礼文殊师利菩萨!
 
  顶礼西天东土历代祖师!
 
  无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万劫难遭遇,
 
  我今见闻得受持,愿解如来真实义。
 
  为度化如虚空般无边无际的众生得到究竟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,请大家发起殊胜菩提心。
 
  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,今天接着学习威神第一、威德第一、灵验第一、感应第一、加持第一的《大悲心陀罗尼经》。《大悲心陀罗尼经》共分三个部分:序分,正宗分和流通分。现在我们讲正宗分。正宗分现在讲大悲咒的功德、利益、作用和神效。
 
  经中说:“若诸女人,厌贱女身,欲成男子身,诵持大悲陀罗尼章句,若不转女身成男子身者,我誓不成正觉,生少疑心者,必不果遂也。”经文在讲:如果有女人,“厌”是讨厌、厌恶、厌烦;“贱”就是轻贱、下贱的意思。认为女身有种种的过患,非常地轻贱。所以过去骂女人会骂“贱人”。确实,这是一个自然规律。女身是前世的业所感召的。比如最尊贵的这些女人:皇后、王妃乃至宰相,但是社会地位、身份等是没有的。在中国还有很多地方,女人就是男人的一种附庸,男人的一种财物。有些时候遇到道德不好的,会被认为是男人的一种玩物,她的社会地位,她的身份,都是比较低下的。所以说“厌贱”,厌烦、轻贱这个女身,认为自己一钱不值,自己非常地卑劣,其实女人的自卑心很强。厌烦女人的身体,想成男子身,男身和女身对比的时候,男身地位高,有自主,有主权。认为男身很殊胜,男身很尊贵,所以想成男身。这就是厌烦女身欣求男身。
 
  这是一个愿望,要达成这种愿望,一般是没办法的。这个时候佛法中就开出了特殊的妙药、方法。在《地藏本愿经》中,在《药师经》中都讲到了女转男身,地藏菩萨和药师佛都发了愿。在这里观世音菩萨也是深深地怜悯、深深地同情,对女众有极大的慈悲,看到女身有诸多的过患、烦恼。所以想帮助女人舍弃女身,圆满女转男身的愿望。因此就宣说了《大悲心陀罗尼经》。
 
  因此说,如果能够诵持大悲心陀罗尼章句,女身不转成男身,我誓不成正觉,我就终将不成佛。但观音菩萨过去成佛,未来必定成佛,这是过去的宝藏佛,释迦牟尼佛,乃至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决定授记,现在已经授记。一般八地的时候就授殊胜记,现在观音菩萨已经是到等觉位或者十地位,决定成佛。由此就可以证明大悲咒决定可以帮助女人转男身。
 
  刚才我们讲了女人为什么厌贱女身呢?家庭、社会以及很多伦理道德都来约束、限制女人。儒家对男人也有一些伦理道德的约束,但是对女人三从四德这些是必要的。妇德妇容……这些对女人的要求是很细很繁琐的。儒家的孔老夫子等,一方面他们也有平等心,但是他们也说: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。所以就用很多的规矩、伦理道德来约束、来禁锢女人。否则把女人放出来自由了,就会成为祸患。
 
  我们不是说女人本身有什么,女人也是有佛性的。但是作为一个女人,全社会有道德、有慈悲心的、有修养的人都看不起我们,都排斥我们,都打击我们,然后制定了一整套的、男人根本不需要遵守的妇德、妇容、伦常来约束我们、压迫我们,没有自由,还不能反抗,受到摧残,受到伤害时没人来替你说话,认为你是应当的、应该的。
 
  在家的时候没地位。兄弟姊妹之中,兄和弟有地位、有身份,有吃的、穿的、用的,甚至过去很多女孩子从小在家里面就是哥哥弟弟的奴仆、丫鬟。比如男孩子可以蹦蹦跳跳,可以闹、可以玩,女孩子不行,甚至女孩子张口大笑,都会受到很多的谴责。比如坐,男的可以斜躺着,可以随便坐,可以翘着腿坐,如果换一个女人翘个二郎腿,这些都会受到非议,受到讥议的。
 
  嫁出去后,在夫家也是没有地位的。要伺候公公、婆婆、小姑子、大伯子、小叔子等等。在自己的男人面前也是没有地位的,嫁过去没能力不行,如果自己娘家没地位、没身份、没人撑腰,挨打、挨骂、受气是免不了的。再者,生不了孩子,即使生得了孩子,生不了儿子也不行,如果尽生一大帮儿子,夫家想要女儿,生不出来也不行。
 
  现在我们慢慢上一点年纪,接触一些众生,就感觉女身身上有很多的苦:怀胎苦,生产苦,养育苦。即使是在生理上,我们学生理卫生,介绍男女的生理结构的时候,男身没有那么多麻烦。女身就有很多,每个月都有男人没有的烦恼,在任何一个医院里面都有妇科,而且妇科病是很多的,很难治的。
 
  像过去避孕措施很差,《药师经》中讲到:相续有娠,就是刚生完一个,马上又怀孕了。去年有个居士给我讲,她本来生了一个女儿,这个女儿都已经上高中了,马上要考大学,但她丈夫现在挣了一些钱,不怕罚,不怕超生,一定强行让她再生一胎,要给生个儿子。她说本来这个就很麻烦,我40来岁了,现在又学佛了,感觉人身难得,但是拗不过人家……。
 
  真的这都是女人没有自由。
 
  昨天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一个女居士一直在那儿哭,哭一会儿,发一会儿牢骚,说本来我也可以像师父一样的清清净净、无牵无挂地修行,得到这个破女人身体,当时一念之错,嫁了一个破男人,生了两个破孩子,儿子很窝囊,不能给她作主。丈夫骂她、打她,怨她、恨她。没钱的时候,家里玩不转的时候就靠她,然后老人也要靠她养。她说如果我是一个男人的话,我不可能做不了主的。过去她把这个家搞得挺好,但功劳是男人的。现在家败了过失是她的,所以她非常地冤屈。
 
  我们现在分析女身上确实有很多的过患的。无论从生理上,还是从心理上,女人的心很小很细,感情又很重,多数的女性很重视感情。所以这都决定了她烦恼多,她痛苦多,她牵挂多。
 
  以前我看过一本小说,小说的作者是一个女人。作者就说:女人啊,天生就贱。为什么呢?就是因为太执着了,男人可以把女人当衣服一样,当鞋一样,换了就没事了,抛弃了就再换一个。但女人对感情太执着了,别人抛弃她,她还想法设法、千方百计地哀求、讨好、洗衣服、做饭,甚至是……,一定想挽回,真的是这样的。
 
  我到一个地方讲法,课间有居士见我就给我讲当地发生的一件事情:一对夫妻以前挺恩爱的,后来这个女的慢慢上了40来岁的时候,忙着操持家,没有想到在自己的身上花一点时间来拴住自己的男人,男人就在外边鬼混勾搭了别的女人。后来他的男人和这个女人准备搞死她,然后把她打昏过去,把尿给她往口里面灌,但就这样,她还是放不下这个男人,还是想尽一切的办法讨好这个男人。真的是这样的。
 
  这些都是事实,确实她太执着感情了。这就决定了她很被动,她不能够自主。加上心理学上分析女人找归属感,女人的不安全感让她总想抓住一些什么东西,尤其对男人的这种执着,这种情感太深了,太切了
 
  现在慢慢感觉,女人确实很重视感情的,很痴心的,这也决定了她的痛苦。所以就观女人的地位、身份、家庭、社会、团体乃至自己的生理、心理等这些局限,就决定了女身有种种的不圆满,种种的缺陷。这样对比起来男身就有很多的优越性,所以就想厌贱女身,得到男子身。但这个很难转变的。所以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给我们宣说了大悲神咒,你只要至心诵持,没有疑惑地去诵持,全心全意地去诵持,决定满你的愿,如果不满愿,观世音菩萨说:我誓不成佛。
 
  这里讲不转女身,没有说一定以后才转,而是说到,只要你诵持大悲神咒就会即生就能转的。“生少疑心者,必不果遂”。如果你想女转男身,你在修的时候产生了一点点的疑惑心,就没办法实现了。这要求很高的。确实作为男身的男众就想女身那么多的麻烦,那么多的痛苦,那么多的挂碍,还能够放下来尽心地念咒,念佛,诵经,拜忏。我们还不好好修行确实愧对这个男身。世间说女众是五漏之身,男众是七宝罗汉身。有些女众梦寐以求想得个男身得不到,我们得到了现在不珍惜,比她们还可怜。
 
  下面讲诵持大悲神咒,能够遣除一些一般的忏悔方法、一般的法门无法净除的极大的、极深的、极重的恶业。
 
  经中说:“若诸众生侵损常住饮食财物。千佛出世不通忏悔。纵忏亦不除灭。今诵大悲神咒即得除灭。若侵损食用常住饮食财物。要对十方师忏谢然始除灭。今诵大悲陀罗尼时。十方师即来为作证明。一切罪障悉皆消灭”。
 
  我们学过,无论是南山律、有部律、还是五分律,都涉及到了三宝物,其中涉及到了僧物的问题,这是一个非常严厉的对境。尤其僧众的财物和僧众的饮食,这是非常严厉的,即使一点点,这个果报都是不可思议的。这些在《宝积经》、《宝梁经》、《华手经》、《地藏本愿经》、《毗奈耶经》以及历代祖师大德的教言之中都是千叮咛万嘱咐的。也有自古以来以身试法,惨遭恶报的,斑斑劣劣的公案、故事、报应摆在我们面前。但是这个又很容易犯。
 
  在这里首先我们把文过一下。说:如果有众生,不管你是在家人还是出家人,你是普通的在家居士,还是普通的不信佛的常人、俗人,还是你是强盗、流氓,还是你是国王、宰官、有势力的人,以及你是出家人,出家你是沙弥也好,你是沙弥尼,你是正学女,你是比丘尼,你是普通的清众也好,还是执事、方丈、住持,包括法师、禅师等,叫“若诸众生侵损常住”,侵犯、损害。常住饮食就是喝的、吃的,包括生的没有做成饭的米、面、粮、油、菜和水,乃至我们现在卖的各种饮料,茶等等。就是说饮食用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等。财物包括:穿的、床上铺的、盖的、垫榻、床铺等。如果有盗心,或是僧众没有开许,“千佛出世,不通忏悔”,就是贤劫千佛出来,你在每一尊佛面前忏悔,都是不通忏悔的,这个佛也不会接受你的,即使接受也忏悔不了的。
 
  “纵忏亦不除灭”,首先这个是不通忏悔的,不接受的,即使忏悔,也除不掉灭不掉的,这就说明这种罪过相当地重,相当地大。现在诵持大悲神咒就能够除灭。
 
  按照一般的方法,侵损常住的饮食和财物(包括偷盗、损坏、食用、使用),要对十方师忏悔,这里的师就是僧,十方的僧众,出家师父忏悔才能够灭的。你想我们怎么能够把十方僧都集合在一块儿呢?现在我们忏悔一个僧残罪要集二十个清净僧都相当地困难,何况你要集十方僧呢?这是不可能的事情。现在诵持《大悲心陀罗尼》的时候十方僧众都来现前,过来为你作证一切的罪障皆悉消灭。可见大悲咒它的作用,它的威神,它的威德太不可思议了。一念大悲咒你求忏悔,十方僧都会召集过来的。这是个什么概念?
 
  在这里我们讲一下常住。常住有四种常住:
 
  常住常住物。就是寺庙僧众的厨房、车库、仓库以及房子,还有种种的工具。比如说禅宗道场的出坡用的、耕种地用的那些锄头、铲子、锹、镰刀等等,以及锅碗瓢勺,还有花果园林,包括过去寺庙的奴仆,就是专门做事的仆人,还有畜生等。这些是寺庙的固定资产,这些不能够分配的,叫做常住,常住物中的常住物,就是寺庙里面这些不能动、固定的东西就是常住常住物。
 
  第一个常住是寺庙,第二个寺庙里的东西是固定的,不能分配,只能使用的。如果你偷了库房、厨房的东西,种种用具、花果等,你把树给砍了,果子偷了,锅碗瓢勺给用了,粮食给吃了等等。
 
  第二个是十方常住。打个比方,每一天供僧的饮食,常食,早晨的粥、菜,中午的斋食饭,这些是常住物。这是每天的常住僧使用的,属于十方僧物。所以丛林里面过堂要打板,打板的意思就是一打板,十方僧谁听到了谁过来,不管你是凡也好、圣也好,听到打板,过来人人有份的。这种饮食,是不得了的。所以,现在也很麻烦。比如你这里是一个丛林,你不打板,有的时候都会犯盗的。上上下下的人都会出问题。这是十方僧的常住物。
 
  第三个常住就是现前僧物。比如各个比丘所属的私有财物,现前僧物,比如今天有施主说给安居僧供养钱财,衣物等,这就是现前的。
 
  十方现前的:就是亡僧的,就是说死了的出家人留下的财物,这个可以分给十方僧。一个比丘他死了,他的这些财产,十方僧都可以分的,叫十方现前。
 
  总而言之,常住有这四种,无论哪一种,饮食也好,财物也好,你偷了,千佛出世,不通忏悔。即使你去忏悔,也没办法灭掉,没办法忏悔清净的。这种罪业是非常非常地深重的。可以说没有其他方法能够灭掉的,在这里我们必须要深深地认知这种罪业是极为重大的。然后才能够接受大悲咒的威神力用、不可思议的效用的。在《南山律》里边说:“盗通三宝,僧物最重,随损一毫,则望十方凡圣一一结罪”。盗三宝物罪过都很重,但是其中盗僧物是最为严重的。哪怕你损害了,侵损了,食用了,偷盗了一丝一毫,就会在十方一切凡圣的僧众、僧人面前一一结罪,相当于你偷了十方世界每一个出家人的东西。比如你偷了这个寺庙的常住的一粒米,等于偷了所有十方僧的每个僧人的一粒米。这叫一一结罪。何况偷了很多呢?
 
  在盗戒里边,盗三宝物,按照《四分律》里讲,盗戒里面盗三宝物有些讲法,不管你盗了多少,统统都是根本罪,尤其盗僧物是最重的。
 
  在《律海十门》中说:“望十方圣凡,各各成盗罪”。你想我们如果偷了一个人的钱,这个好还,十方凡圣的钱全部偷了,多大的罪过啊!
 
  在《百业经》中记载了这样一个公案:在普胜如来的时候(过去有佛出世叫普胜如来),有一位三藏法师因为贪污了施主对安居僧人三个月的供养,在事发之后,他恼羞成怒,咒骂僧众说:你们应当像旁生一样吃不净粪。后来他自己生生世世堕在不净坑中,喝尿吃屎,感受这样的恶业果报。因为业力未消,释迦佛出世的时候,只是以他为大家作显示,让大家以此警戒,但是罪业也是无法清净。需要在贤劫第五百位佛陀出世的时候才能消尽的。
 
  还有在《百业经》中记载:迦叶佛的时候,有一位执事僧,把僧众冬天的衣食费用与夏天的衣食费用随意地互用。在三宝物中,互用这也是不得了的,而且私自享用僧物,并且随意把僧物做人情送给他人,之后生生世世转生为具有两个上身一个下身的饿鬼,就是下面是两条腿,上面两个身子,浑身燃着烈火,被铁嘴的老虎、狮子等猛兽撕咬,而且被很多的罗刹砍杀,这种情景是惨不忍睹的。由于业力深重,释迦佛也无力救度他。需要等到将来他胜佛出世的时候才能解脱。这个果报非常地重。
 
  还有迦叶佛的时候,一位执事僧贪污了僧众的财物,还私自送与亲友,他人好意规劝他还起嗔恨心,把僧众的饮食、财物一烧而空,因此恶报,一直堕落在海中,成为一个房子那么大的肉团的饿鬼,身上有许许多多的铁嘴的小虫在咬他,疼痛难忍,然后跳在空中,身上又燃火,灼烧他,又跌入到海中,如此循环受罪。
 
  在《佛说因缘僧护经》中,详细地描述了僧护比丘所见到的各类地狱众生的惨痛相状,佛为僧护比丘解释了他们的因缘。其中有很多是私用僧物的果报。比如不依靠戒律,只是按照自己的想法、念头,以僧众的浴具(洗澡用的这些)以及种种的工具、器皿随意地来使用,其他持律的比丘来规劝他,他还不接受。四方僧物不打揵椎,比如这个寺庙里面有个三十个出家人,就怕打揵椎,其他的僧人听到了也过来分,他们得到的就少了,所以不打揵椎,默自受用,这也会堕入到地狱的。
 
  还有迦叶佛的时候,是白衣在僧众的田中种地,但是不交租子。比如我们云居山,还有过去的云门寺,很多寺庙僧田都给在家人用,但都抵赖,不给交租子。所以我想,在钱财上最好不要跟出家人打交道。
 
  我认识一个居士,她很好,曾经我们商议在一个地方建一座寺庙。她家里就是包工的,我说让她包,她说她不包,她丈夫就是包工,说可以让她丈夫出来帮忙,出钱也好,出力也好,但是她不干。所以我认为有些在家居士的因果取舍很好的。
 
  我有的时候在想,这么多在家人到佛学院开商店、开菜店、开饭店,到底以后果报会怎么样的?
 
  还有出家沙弥给僧众分石蜜,石蜜差不多就像我们现在的红糖、黑糖一样的。要分很多份,如果石蜜结块要用斧头来砍,砍的时候刀、斧头上沾了一点,他舔了这个刀口上的一些,以此就转为饿鬼。
 
  在《高僧传》中记载,在唐朝的时候,一次国清寺的僧众打揵椎、诵戒的时候,当时拾得和尚,把寺庙里面饲养的牛犊赶过来,对着首座和尚说:这群牛都是寺庙里面的执事僧,接着他就叫起过去当过执事的某某(这个不是张三李四,某某甲、乙,某甲、某乙,某丙、某丁等),叫一个一个牛应一声,然后就从牛群中出来,走过去。当时全寺的僧众那真叫大吃一惊!惊诧不已。所以我们对于僧众的财物要十分地小心防护。
 
  《正法念处经》中讲到:“从佛法僧,虽取少许,亦成重大罪业”。就是从佛法僧三宝那里,即使取少许的都会成为重大的罪业。如果是不与取来盗取佛法僧物,以后同等地去奉还,就是说后来后悔了,奉还,盗佛物和法物的可以清净,比如你忏悔了,又如数地赔偿了,可以清了;盗僧伽物如数地偿还,忏悔还是不能够清净的。只有感受果报之后,这笔帐才能够清,为什么呢?福田重故。三宝之中,盗三宝物都成大罪,但是盗佛物和法物容易忏悔,盗僧物还了也不行,必须要受报。
 
  盗僧物之中,盗一般的财物和盗饮食又有差别,盗饮食罪过更重,如果盗饮食,偿还了也必须堕落到有情大那洛迦,就是大地狱之中。如果不是盗饮食就是身在地狱的间隙,无间地狱或者近边地狱等黑暗的地方。盗僧众的饮食相当相当的可怕的。
 
  还有《日藏经》中讲:如果一个人犯了戒,还受用僧物的少许,或者菜叶,或者花,或者果,当来生在大地狱之中。长夜,就是很长的时间才能够脱离的。脱离了地狱之后,生在荒野中的尸陀林,成为没有手没有脚的旁生,以及生在没有手没有脚的瞎眼的饿鬼中,很长时间感受痛苦。
 
  听到这些确实让人感觉胆战心惊。在律里面讲:破戒后,僧伽蓝的这些地方,地不能够让你踩,一只脚踏进来都不行,不容你走。床、座、经堂,这些都不能够使用的。西藏的大成就者唐东加波,曾经在莫年格的山谷中,见到了一块磐石中藏有一条大蛇,这条蛇全身上下都有大拇指大的青蛙和小虫咬它,当时尊者就加持这个蛇,把它超度了,尊者说:没有功德的僧人如果受用信财和亡财,就会变成这样的。
 
  在经中也说:已经布施给僧众比丘的花、菜、叶、粮食等自己不应该私用,也不应该转给在家的居士,在家居士也不应当受用。受用了罪过极大的。在《正法念处经》中讲:在家居士到寺庙里面,如果僧众没有开许,僧众的铺盖都不能用的,用了以后就会卧铁床。
 
  《大方等大集经》中有这样的一段公案:有一次,有个龙王找世尊救度他,世尊说,你过去以偷盗的因缘,以及轻视、戏弄圣人,所以感受这样的果报,你至诚地听我来说真实语,你就能得到清凉,灭掉你现今的痛苦。佛说了真实语之后就以少量的口水吐到了龙王的口中。当时他口中的火(龙王口中一直燃火,还有口中有很多的虫子咬他的舌头、咬他的嘴)、还有口中的脓就灭尽了,龙王的口就变得清凉了。但是他身上还有很大的痛苦。龙王说:大圣世尊,我回忆起我过去在迦叶佛的时候,我是一个在家人,在田里耕地,当时有一位比丘向我化缘,要化五十块钱,我就给他回答说,等这稻谷成熟的时候我再给你五十块钱的粮食供养你。比丘说:如果五十块钱你不能够施舍,你就给十块钱吧。当时我就不耐烦了,起嗔恨心说:就是十块钱也不给你。你怎么这么啰嗦?这么麻烦呢?这个时候,比丘也心生懊恼。后来他(就是龙王的前世)钻到寺庙的房子里面,树林之下盗取了僧众10个庵罗果食用了。以这个因缘他就堕在地狱之中,恶业还没消尽,转在荒野水泽之中的恶龙,常常被各种小虫来咬,全身流脓流血,非常地饥渴苦恼。后来由嗔恨心的因缘转成的小毒龙,到我的腋下,吮吸我的血,用热气来蒸我的身体,让我难以忍受,所以,我的体内充满了热的脓血。龙又对佛陀说:大悲世尊,你慈悲救济我吧,救救我吧,让这个能解脱的毒龙冤家脱离我吧(它腋下还有两个小龙)。这个时候世尊就用手捧水,说诚实语加持他说:我过去在饥馑时代,变成了一个身体很庞大的众生,让大家都来割我的肉来食用,以此功德我现在说谛实语来给你回向,咒愿你,如果我过去做的这些真实不虚,现在你腋下的小虫(小龙)就出来。当时两条龙都对佛说:世尊啊,我们究竟还有多久才能脱离龙身,解脱罪业呢?佛陀告诉龙说:这个罪业太重大了,仅仅次于五无间罪。这是什么因缘呢?如果对四方常住僧物或现前僧物,以及有信心的施主以真诚心来布施的财物、花果、园林,乃至对资身的饮食,床褥,铺盖、汤药等一切所需,私自浪费、食用,或者擅自转给善知识也好,亲戚也好,白衣也好,这个罪业超过阿鼻地狱所受的果报。但是你们现在可以皈依三宝,皈依三宝之后你们就可以住在冷水之中,清凉水池中,就不会这么热,不会这么烧,不会这么烤的。
 
  这样之后它们皈依了三宝,龙就可以安稳地潜入水中了。
 
  这个时候,龙就说了这样的偈诵:“宁以诸利剑,割断自肢体,已施僧伽物,不与在家者”。宁可拿着一个利剑来割解自己的胳膊、腿、肢体,也不要把已经供养僧众的饮食给在家人受用。
 
  在《大方等大集经》中说:“宁吞大赤热铁丸,而使口中光焰出,所有众僧饮食具,不应于外私自用”。
 
  在《杂阿含经》中目犍连尊者对勒叉那比丘说:“我刚才遇见了一个身躯庞大的饿鬼众生在空中飞行奔驰,炽热的铁丸不断地从它身体里面出来又进去,出来又进去,如此地穿梭,让它受苦,它边走边哀嚎哭泣,特别痛苦的样子,看到让人感觉心里很难过。又看到一个人舌头又长又大,也是在空中飞行,火热的利斧在砍他的舌头,也是哀嚎哭泣。又看到有一个人,有两个铁轮在他的腋下一直在转动,像我们现在的电锯的锯轮,灼烧他的身体,也是像前面一样,哀嚎哭泣。勒叉那比丘听了之后就去问佛,目犍连尊者看到的这三个人什么因缘呢?佛就对僧众说:我也看到过这些众生,但是我担心愚痴的人不相信佛语以后招致受苦,所以我没有说。
 
  那个热铁丸从身上进进出出受苦的是迦叶佛时代的一个沙弥,当时给僧众看守果园,偷了七粒果子供养了自己的师父,以犯盗戒的因缘堕在地狱受苦无量,从地狱中脱苦之后以剩下的余业,现在身体又继续受这种痛苦。自己没有食用,给师父、给善知识,给别人也不行。
 
  另外一个炽燃利斧割截他舌头的这个人也是迦叶佛时候的一个沙弥,一次用斧头砍石蜜供僧,偷舔了斧头上粘的石蜜,以犯盗戒的缘故堕落在地狱,地狱的苦受尽之后,剩下的余业还感受这种痛苦。
 
  两肋之下有铁轮旋转割解身体,这个众生也是迦叶佛教法中出家的沙弥,一次,僧众派他拿饼子供养僧众,他偷偷地把两个饼子夹在腋下,以此果报在地狱中受了无量的痛苦,剩下的余业还要受现在这种痛苦。在《方等经》典中,华聚菩萨这样说:“五逆四重,我亦能救,盗僧物者,我不能救。”
 
  五逆就是五无间罪,四重就是四根本罪。
 
  这样的罪大重业我都能够救,但是盗僧物我就没能力救了。
 
  在《大律》中也说:如果盗佛塔物以及寺中的供具,这就是犯重罪。这个不管过量不过量,这是《四分律》里面的一种特殊的讲法。为什么这样来制呢?就是它的自性罪果报很重,为了遮止大家触犯,所以制得很重,说:佛法僧物各有所属,不得互用。如果用的话计算价值来论罪。
 
  讲一则故事。唐朝汾州启福寺住持僧惠澄,后来得病后就像牛一样地吼叫,死后,寺里面的长宁师在晚上就看到了这个住持:像受过重罚一样,非常地憔悴,惠澄过来对长宁师说:我因为互用了三宝物,受苦难以言说。“请您救救我吧。”长宁师就为他诵经,忏罪。
 
  大概一个多月之后他又来了说:依靠你给我诵经,我的痛苦就暂时停止了,现在我被安排单独另住在一个地方,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脱。
 
  通过学习这些,现在越来越特别佩服出头来当家、管理的师父们,不容易。为了大众,搞不好最后自己搭进去,即使这样辛苦,现在有很多人有没有理解、买账呢?也不知道的。再讲一则公案。隋文帝16年的时候,齐州灵岩寺有一位出家人,叫释道相,暴亡了(突然死了),他的灵魂、神识被带到了阴曹地府,见到了大势至菩萨,带着他观看了地狱,有一个榜上写道:沙弥道弘为僧众做馄饨,先偷吃了一钵,当堕铁丸地狱。返阳之后,他就告诉道弘,这个时候道弘已经口腔溃疡,口里面生疮,已经有好几年了,听到道相师父给他这样说,他特别地害怕、恐惧,就为僧众设斋来赎罪,道相在七天之中,十三度死,(七天之中死过十三次)都见到大势至菩萨带领他看到地狱的情形,一共有三十多个人。返阳之后告诉这些人,各自偿还,再下去看,只要偿还之后这个榜文就灭掉了。所以我们在阳间造的罪业,阴间就有一笔账,你忏悔了就会勾销,不忏悔是很麻烦的。
 
  再讲一则公案。过去僧照禅师,他苦行禅定,第一,修行法华三昧,感得观世音菩萨对他说法,辩才无碍的。又见到普贤菩萨乘着白象放光为他证明,这就是完全按照《法华经》中得到的成就相,全部出现了。他曾经取过常住一撮盐(有些说邻僧的一撮盐),取用很少,所以他就没当回事,没放在心上。三年之后他修方等忏的时候,在定中一看:这个盐已经变成了十斛!一勺盐,变成了十斛。特别地害怕!所以出定之后,就立即卖了衣服,买盐给常住偿还。后来再入定的时候这种罪相就没有了。
 
  在隋炀帝大业二年的时候,有一个出家人叫道明,他死了。和他同僚的出家人叫玄绪。有一天玄绪在夜晚的时候到郊外去,突然看到一个寺庙,他就进去了,在这个寺庙里面,他遇到了死去的道明,形状样子和活着的时候一模一样。看到众僧吃的粥都是血色的粥,身体好像是被火烧过的,一片焦黑。玄绪当时见到了以后心里特别恐惧、害怕,就问道明什么缘故。道明说:告诉你吧,这个地方是地狱。我们这些人都是地狱的众生,我在生前用了僧众的一捆柴染袈裟,后面没有赔偿,所以堕在地狱。要受一年烧脚的痛苦。(在《地藏经》中就有一个烧脚地狱。)说完之后就把衣服撩起来,他膝盖以下全部被烧得像烧火棍一样的。又说:请您老回去替我买100捆柴偿还常住,并且帮我写一部《法华经》,可以免苦的。玄绪就答应他,回到寺庙之后,急急忙忙给他办理。再后来找这个寺庙一无所见。
 
  再讲五台山的人皮鼓的公案。唐朝五台山北台后面有个黑山寺,有一位叫法爱的僧人,他做了监寺,就是我们所谓的当家师,做了二十年,以常住的僧物置办了很大的一片南园田地,转给自己的徒弟明慧。法爱死了之后,在明慧家做牛,这个牛力量很大,一般两个牛才能耕地,它一头牛就能耕,过了三十年,牛老了,身体也有病了,当时庄上的庄丁就想把这个牛和别人换油来吃,当天晚上明慧就做梦,梦到自己去世的师父对他哭诉说:我用常住僧物,为你置办田地,现在堕落为牛,又老又瘦,希望你在我死了之后,把我的皮剥了做成鼓,再写上我的名字,凡有礼拜念诵,都应当打这面鼓,我才有解脱之日。不然的话,南园的田地变成沧海,这个罪过都免不了的。说完之后牛全身向前扑去,明慧被惊醒了,当时是半夜,他就到寺庙里面鸣钟召集大众,把事情具体向大众宣说了。第二天庄丁汇报说,老牛自己碰树死了。明慧就按照梦中的嘱咐,把牛皮剥下来做鼓,再把师父的名字法爱写在上面,并且变卖了南园的田地,得了若干的钱财,在五台山请僧众供斋,又舍了自己的衣钵钱财,倾囊为师父礼忏,后来把这面鼓送到五台山的文殊殿。
 
  所以这个常住物是不得了的。在经典里面讲:要十方僧一一结罪,要在每个人面前求忏悔才能够清净的。但是诵持大悲神咒这一切的罪业都可以清净,而且你在诵持的时候十方一切凡圣僧都会现前,接受你的忏悔,罪业就可以清净。
 
  好,今天我们讲到这里。
(责任编辑:admin)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按钮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